一座顾城

铁掩埋在地下,铁也会生锈。但往事不会。

社会的本质

即对个人内心的肆意践踏。

柳杨说,

你这样真让人失望,你对得起谁,你对得起我吗?然后我们两个笑得就像两个傻子。柳杨,我们之间没有对不起,只有对不上。

如果长痛不如短痛,

那就把长痛拉得更长。

后来才慢慢明白,

两个人的关系如果特别容易破碎,与你对对方做了什么没关系,与你对对方多重要才有关系。小时候在爱情里承受痛苦,多半源自一种盲目的自信,以为自己很重要,然后发现事实的真相又不想承认,于是拼命在不甘心的所虚构的痛苦中沉溺而不肯自拔,想一想也是卑微得让人羞愧。一件十二岁时就心知肚明的事情,却要等待如此漫长的时间才肯对自己坦白承认,人真的是,一个虚伪至极的物种。

后来很长很长的时间,

遇到不开心的事情,第一时间想到的都是给你发短信,可是我还是觉得我不够爱你。是啊,不够爱你,恐怕这就是最最让人感到遗憾的事情了。

死亡正在我耳边甜言蜜语,

却不知我早已对她心有所属。 

爱情是个笨拙的胖孩子,

它该怎么挤过现实这道门。

他说,他最好的朋友是孤独

虽然这一点,他并不愿意承认,而唯有必须要失去它的时候,痛苦才令他不得不吐露心声...

究竟是有一个女朋友重要,还是保持生活的安宁重要?

爱情为什么总是在平静生活中制造一个又一个的陷阱?又或者说,为什么我们已不再对危险沉迷?混乱而安宁,痛苦而迷醉,我们曾经不是那样的人吗?我们现在是什么,我已经很久不敢在独自的时候照镜子。